桃李春风一杯酒

为工作上的一些事情,想要找一个合作的社团或经历丰厚的分享者,突然想起若干年前认识的一位校友。突然发现,彼时相熟且讨论聚会颇多的朋友,居然就十来年再没有见过了。

大概是十年前,关掉挂在这个域名下的论坛,不久又掉了手机,手机号码和通讯录一并无法找回之后,那一波的朋友们,就大部分断了消息。

然而后来认识的朋友,彼此欣赏、共同欢笑甚至同甘共苦过的,也渐行渐远渐无书的居多,尚在联络的寥寥无几了。

一直以为自己是个认真生活认真工作的人。细想下,大概只能勉强算是在认真眼前的工作而已。朋友这件事情上,实在是被动无为得厉害,没有去用心维护,更不用说如同工作诸事一样,好好计划和经营了。

请主动和朋友联系啊。

这样才能跟黄庭坚一样,若干年后写出《寄黄几复》: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持家但有四立壁,治国不蕲三折肱。

想得读书头已白,隔溪猿哭瘴烟滕。

十年前结交在相知的朋友们,如果看到这篇,请与我联系吧!当初的电话号码无法找回,gmail还是没变的,或者在这里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只有我可以看到的。

当下

大概是从《吴哥的微笑》那句“活在当下,悟在心中”开始,意念中思考着当下的意义。

去年以来,或者更早开始,生活和工作中一直是迫不及待的紧迫感。

纷繁冗杂的间隙,恨不得躲进小楼,不管春夏与秋冬。

“Why bother to worry about so many things? You are not the boss.”有时候真的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投入到工作了。

但如果,只是敲钟领薪地做事,那大概就不会成其为现在的自己了吧。

沉下去做事,浮上来审视。

着手开始做,尽我所能,一步一步来,急慌无益。

长沙

百度百科里,关于长沙的历史沿革,从“秦为长沙郡治临湘县”开始,洋洋洒洒历经唐宋元明清和民国。作为难得的2000多年里城址不变的古城,长沙是没有办法向你展开一副历史画卷的,更毋宁说在公共空间与街头,体现出厚重的底蕴了。

1938年一场烧到自然熄灭的“文夕大火”,将2000多年的沉淀化为灰烬。

在这个城市穿梭几日,心底涌起几分沉重的感受。

彼时的国民政府,大概真的不是一个好team。从古城墙至高的天心阁开始“焦土政策”,原计划就不是只烧战略物质的吗?放火之前,没有通知普罗大众撤退,也没有计划好老百姓安全撤离的方案啊。无有全局规划之才、无有生民请命之心,最终历史的走向,也就不奇怪了。

尚未了解这段历史的人,就以为大概是自己打开的方式不对,长沙两天半的时间,没有感觉到份量。

到此一游,而已。

岳麓书院,空空的宅子挂着今人空空的画像和字幅;游历诸多省市,第一次碰到省博物馆一闭好几年的;传说中的橘子洲头,除了硕大的人头像,不晓得还有什么。

是不是如今彼城的主导,觉得手中羞涩,或者过往太惨烈,索性破罐破摔,割断了几千年的存在了呢?

其实并不只是一个满是红色气息和垃圾的城市。

橘子洲上,十月一日刚刚开业的书店;高正街里,那些努力创意的小店;还有那个格调和口味都很不错的咖啡馆。

努力向上的事业,努力做到自己的最好,可能会并不能带来稳定的客流。

生意是一个庞杂的系统,需要的不仅仅是兴趣和热情。

下次长假,还是要认真规划和准备啊!

一场病痛

鬼使神差一样,29号晚上开着窗子就休息了。

第二天醒来,腰痛得像断了一样,因为碰巧晚上被子掉了,碰巧睡衣也没有盖好。

连续的三四天里,心境也仿佛经过了一场磅礴大雨的洗礼。

自己睡不着,忍不住翻来覆去地声响,让我想起小时候的晚上,听到太婆房间的哼哼声。彼时不懂事,跟着家里人附和,说太婆好吵。现在想来,大概老年的太婆经过了太多时间的磨砺,满身的病痛,那些哼唧,也是痛到忍不住的吧。

大概小小的病痛,也是身体对意识的一种警醒,提示自己没有好好地经营健康。连续的三个多月,没有好好的瑜伽和锻炼。这大概是对混乱和不负责任的一种抗议吧。 继续阅读“一场病痛”

Jambalaya

Good-bye, Joe,he gotta go, me oh my oh
再见了,乔得走了, 天啊。
He gotta go pole the pirogue down the bayou [poʊl] [pə’roʊg] [ˈbaɪu, ˈbaɪo]
他得走了,撑着独木舟,顺河而下 继续阅读“Jambala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