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view: Great Western Railway

在《设计改变一切 CHANGE BY DESIGN How design thinking transforms organizations and inspires innovation》的前言,作者提姆·布朗用大西部铁路和其工程师布鲁内尔Isambard Kingdom Brunel来引出设计改变世界。

为了更好地理解手头上的这本书,进一步地找了些资料:

In 1833, before the Thames Tunnel was complete, Brunel was appointed chief engineer of the Great Western Railway, one of the wonders of Victorian Britain, running from London to Bristol and later Exeter.
1833年,在泰晤士隧道完成前,布鲁内尔被任命为大西部铁路的总工程师。这个工程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奇迹,始于伦敦,到达布里斯托尔和之后的埃克塞特。

Many of Brunel’s bridges are still in use.

很多布鲁内尔的桥,仍在被使用。

In a 2002 public television poll conducted by the BBC to select the 100 Greatest Britons, Brunel was placed second, behind Winston Churchill.

在BBC于2002年发起的“100位最伟大的英国人”的民意调查中,布鲁内尔排在第二位,仅次于丘吉尔首相。

豆瓣上一位作者的文字更详尽:https://www.douban.com/note/245505399/

工业工程师群体在推动英国工业革命过程的作用在中文的资料中很少被提及。实际上,工程师作为专业的技术人员,通过对交通基础设施的贡献,例如运河系统、大跨桥梁、铁路系统等领域的结构创新与工程创新,使工业革命得以加速前进,这一时期也正是影响英国及整个欧洲建成环境最为重要的历史时期之一。1866年的一份英国新刊物《工程技术》中写到:“工程技术的贡献大于战争和外交;它的贡献大于教堂和大学;它的贡献大于抽象的哲学和文学。”可见在这一时期,工程技术的职业地位已经被社会精英所承认。
伦敦的泰晤士河隧道(Thames Tunnel)、布里斯托的克利夫顿悬索桥(Clifton Suspension Bridge)、连接帝国中心与西南地区的大西铁路线(Great Western Railway)、铁路线上的各座大跨度铁路桥——如皇家阿尔伯特大桥(Royal Albert Bridge)和沿线城市的车站建筑:伦敦帕丁顿车站(Paddington Station),布里斯托的坦珀米兹(Temple Meads Station)等土木工程项目。其中,克利夫顿悬索桥建造于布里斯托(Clifton Suspension Bridge, 1831年-1864年),方案竞标成功时(1830年),也正是方案评审委员会主席特尔福德的方案被推翻之时。年仅25岁的布鲁内尔的设计打破了特尔福德对悬索桥跨度最大只能达到176米的断言,将克利夫顿悬索桥的跨度设计为214米,并加上两座当时流行的埃及式塔楼。(但布鲁内尔并未亲眼看见这座桥竣工就因病去世,此后的建造工作由同事按其方案完成,以向其工程成就致敬。)在当时各个铁路公司各自为政,铁路轨道互不兼容的情况下,布鲁内尔提出了铁轨轨距的标准化建议。为了证实自己对于轮船的尺度增加与航行路线长度可成正比的理论,布鲁内尔还参与跨大西洋蒸汽船运的设计,完成了当时最大尺寸的大西方号蒸汽船(S.S. Great Western ,1838年,72米长),试航成功后,成为大西洋上连接布里斯托与纽约的定期航班。此后布鲁内尔又参与了更大尺度的大不列颠号(S.S Great Britain, 约18.44千米长)、大东方号(S.S. Great Eastern, 约185.92千米长)的船体设计。

以技术推动的工业革命以当时的设计和创新改变了世界,但如今也是需要终结的旧观念——这大概是提姆·布朗想要表达的。伟大如斯的过往,需要如今的我们批判地踩在它的肩膀上,创造。

读几页书,和理解几页书,真正不一样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